我们聊了聊两个八竿子打不到一块的音乐人——上村翔平和郭达年

文字版本

一一 00:07

欢迎收听八百颗栗子。

八百颗栗子是一个曾经存在于现实中的地方,如今和我们共生在这个播客中。从私人对话到对公共事件的探讨,我们希望这是一档多元包容、轻松有趣、具有批判性但不带价值判断的节目。有关收听方法和每期节目的信息可以在我们的网站上找到,网站地址是800chestnut.com。我们会在网站上同步更新每期节目的文字内容,如果你身边有听力障碍的朋友,也欢迎向ta推荐我们的播客网站。喜欢我们节目的朋友,欢迎通过不同的渠道支持我们。关于资助的方法,也请访问我们的网站。有任何的反馈意见、合作咨询,请写信发送到我们的邮箱。

小包 00:58

欢迎大家收听我们的彩蛋,本期节目是我们上一期「2020在歌里(隔离)」的彩蛋部分。在上一期节目里,我和一一各自用三首音乐跟大家分享了我们2020的一部分生活。在录制节目期间我们各自揭秘了自己选的歌曲,其中有很多真实、好笑和感动的反应,欢迎大家在听完彩蛋后听一下我们的正文节目,也欢迎大家在Apple Podcast给我们打分和留下好评。那么在本期的彩蛋里,我们会推荐我们各自在2020发现的新的音乐人。一一,你先来推荐?

一一 01:41

Ok,我先来介绍一下我去年发现,然后并且很喜欢的音乐人。我在这边要快速地介绍两个,ta们两个都属于是比较轻松一点的,所以就允许我介绍两个吧。那么我会主要认真地介绍其中的第一个作品,然后第二个作品我会稍微提到一下,我们接下来几期的节目里面会专门用一集聊这个作品。然后我要介绍的这两个作品都是来自于日本流行文化,去年我其实没有怎么发现新歌手,但是倒是看了不少真人秀跟动漫(笑),所以这两个作品算是打开了一个小窗户,然后在偷看我2020年空闲的时间都在看什么。然后我在2020年还破天荒地开始了三个新的爱好,一个就是看真人秀,第二个是看动画,第三个是玩游戏。(笑)

小包 02:35

(笑)你以前没有玩游戏吗?

一一 02:37

我是去年收到了switch,刚好隔离之前收到的,玩《动物森友会》什么什么的...都是那些比较简单轻松一点的,然后我在去年也有玩cyberpunk(赛博朋克2077),我觉得非常好玩。Anyways,回到我要推荐的里面,我要推荐第一个音乐人,他是来自于日本一个素人真人秀节目叫Terrace House双层公寓,是其中在轻井泽季里的,一个叫做上村翔平Shohei的一个歌手。

小包 03:09

所以他是做流行音乐的吗?

一一 03:11

他是做city pop的。Terrace House也不是一个很新的节目,我们蹭不到热度(笑),而且我说的这一季它是在2017年的时候连载播出的,它最近在去年有个大新闻,是因为在2020年的时候,东京季其中有一个参加录音的嘉宾叫做Hana,然后她自杀了,因为她是遭受了网络暴力,在去年这件事情发酵的还蛮大的。然后这件事情也引起了很多观众包括制作团队的反思,然后Terrace House这个节目就在去年停播了。

然后我先回到讲我的这一季的Terrace House上面,所以Terrace House的形式是邀请素人的三男三女一起入住一个非常豪华的房子,然后让ta们六个人一起当室友,这个房子跟汽车都是由电视台赞助商提供的,然后制作单位就是在ta们旁边记录跟观察ta们的同居生活。ta们强调说是没有剧本的,但是我的理解应该是嘉宾自己制造自己的剧本,然后会跟制作团队沟通ta们想要录的场景,所以是更加像是嘉宾走向的。但是也有很多不同的传闻说ta们是有剧本,这个就不太清楚。所以ta们就是请这六个人进到一个房子里面去一起住,然后来观察ta们同居生活、日常、互动、友情跟恋爱。每一季的地点都不同,之前有在东京、在镰仓、有在夏威夷,然后我要聊的就在轻井泽。 然后这个人说Shohei翔平他是一个流行音乐city pop的歌手,他的一个乐队叫做THREE1989,他在里面是担任主唱。我严重怀疑他们这个乐队的名字,是因为三个成员都是1989年出生的(笑),然后Shohei绝对算不上是我在city pop这个音乐类别里面最喜欢的歌手,而且其实我一开始没有很关注他,不是很来电。然后节目里面会播他除了日常跟Terrace House的男嘉宾互动,跟女嘉宾date(约会)以外,还拍他写歌、录音、在音乐节表演之类的场景。但是他非常的真性情,他在短短的一季里面,他在里面大概呆了四、五个月的时间,他曾经对三个女嘉宾动心(笑),然后我就觉得说,「这个男孩就比较普通,很套路」,比起来我在那一季里面,更喜欢的其他的人——一个打冰球的女嘉宾。结果在Shohei他决定要离开Terrace House的时候,那一集我竟然看哭了。

在那一集里面他决定要离开之后,他悄悄把他在乐队里面的剩下两个伙伴都请到了轻井泽,然后在ta们那个房子的后面搭建了舞台,把他这几个月在Terrace House里面相处的朋友都请过来,然后演唱他根据他在Terrace House经历(写)的一首歌叫,「Rambling Rose」,所有的嘉宾都哭得不成人样,当时被感动到的时候我非常的充满自我怀疑,我心想说,「我不是不喜欢他吗,我觉得他充满了套路,然后是一个这样的男孩子,为什么我会因为这个感动呢?」然后在那边仔细地思考了很久,后来我发现,这个点(感动的点)其实很奇怪,是因为Shohei他其实是一个完全不吝啬真实展现自己的人,因为很多人ta们其实在镜头的面前会有很多的顾虑,ta们会选择我要播出自己的这一面,但那一面我决定要隐藏。

然后Shohei在这个节目里面,他被心仪的女嘉宾...女嘉宾们,不止一次地拒绝,每次伤心之后他就哭,然后再写写歌,也会因为同一期的朋友离开,哭得不成人样,真的是哭得很丑的那种,但他完全没有在害怕把他的脆弱跟他的真性情的那一面给别人看到,所以再回去听他的歌,其实就没有那么在乎他的编曲配词或者是他的声线这些事情。当然,不是说他唱得不好(笑),而是说,这首歌对我来讲就多了一层故事跟回忆,更加像是我怎么从误解一个人到理解一个人,包括我看Terrace House这段经历跟我对他的心理上的一个转变这样子,所以这是我2020年发现觉得很不错的音乐人。

(音乐:THREE 1989 — 「Rambling Rose」 )

一一 08:26

所以我第一次听他的歌的时候,我就觉得说好像也就那样,但是在看完他其实。

小包 08:33

旋律什么都还是蛮有记忆点,就比较那种流行乐感觉、朗朗上口的那种风格。然后他歌词也比较简单,所以他一直在重复重复重复,很有那种抓你的记忆点。然后刚才我们在听的时候,我说比较后面的时候有一段,它有点像电子琴做出来的口风琴的声音,那种吹的那种键盘的声音,还挺好听的。

一一 09:05

你怎么不表扬一下他的声线呢(笑)?在节目里面的Shohei(翔平)他说自己的声线的特色就是很丝滑。

小包 09:19 (思考)哦,(敷衍)恩, 有。我想知道很粗糙的是怎样?(笑)

一一 09:28

不知道,很粗糙的可能就是李宗盛。(笑)

小包 09:31

哦,等一下我推荐的就是粗糙的声线。(笑)

一一 09:34

对对对。所以他的歌就是这样子,然后其实并不是说像我们上一次主篇节目里面提到的,作词、编曲、演绎有多么多么的精彩...为什么有在批评他的意思啊?(笑)但就是因为说,有我跟他,因为这首歌,还因为这个节目产生了一个记忆点跟一段回忆,所以对我自己来讲,我私人来说,我觉得是蛮推荐的。

小包 10:03

恩。

一一 10:05

然后我要推荐的第二首就是会稍微的提一下它的名字,因为它需要太多的时间跟细节来解释,然后我们会在之后的节目专门做一期来讲这个动画片,它的名字叫做...

一一 & 小包 10:18

《进击的巨人》!(笑)

一一 10:22

(笑)我觉得我们总是在赶不上热度,《进击的巨人》第一季播的时候是2013年,我那天问我一个朋友有没有看过,她说她初中的时候就看过了第一期,总感觉我们赶不上热。Terrace House这一集是2017年,然后我去年才看,《进击的巨人》也是2013年开始播,我去年发现了,然后爱上了,然后推荐给小包,让小包也爱上了。 然后我要推荐的歌曲它是...《进击的巨人》现在已经出到第四季了,现在正在连载播放,第四季也是它的最后一季。然后我选的这首歌曲,它是第三季的一个结尾曲,这首歌的名字叫做《黎明安魂曲》(《暁の镇魂歌》),我就不念它的日文名了。

小包 11:06

我最喜欢的插曲!

一一 11:10

对,我们(之后)会浓墨重彩来介绍它,在这里我想要把它先拿出来跟大家说一下,不知道我们的听众朋友里面有没有喜欢《进击的巨人》的人,也可以写信告诉我们,我们可以交流交流。

小包 11:23

期待大家到时候来听我们关于《进击的巨人》详细讲解的那一期节目。

一一 11:30

对,好,我的分享就到这里了,现在小包你来吧。

小包 11:34

Ok,我先讲一下我是怎么样发现或者说重新发现这个人的。这个人,他叫郭达年,比较熟悉他的人会叫他Lenny。

去年大概年末的时候,我听了一期zoom talk,然后是请郭达年过来做主讲。然后呢,这边插一句题外话,我觉得有一件很奇妙的事情,就是去年因为疫情的关系,就有很多的这种线上讲座出现,我其实也听了挺多的,但是这一整年里面,给我印象最深刻的两期,或者特别有触动到我的两期zoom,全都是跟音乐相关,然后是音乐人来做主讲的。我有点感觉到,其实有的时候,不知道是不是因为zoom这种形式,很多知识性的分享,它反而不会有那种很真的touch(触动)到你的的东西。有一期,就是我们上一期节目(第一期节目)有提到的巴奈,她跟另外一个香港的甘浩望神父一起做的一期节目,还有另外一期就是郭达年的这一期。

那么在听完郭达年的那期节目之后,我就去找了当年他在黑鸟乐队的一些录音,然后包括他最近的一些现场演出。那么我先来简单地介绍一下郭达年Lenny。刚刚有提到他是香港黑鸟乐队的主唱,黑鸟乐队它在香港的音乐史上面,是一支非常重要,也非常特殊的乐队。它成立的时间很早,是在1979年的时候成立,然后到99年的时候它就解散了。那么这个乐队,它跟流行乐队有非常大的区别,甚至可能音乐性都不是特别强。但ta们为什么特别特殊呢?ta们可以说是这种音乐政治运动的先驱,同时也是在不断实践反资本主义体制的这样的一个团体。

我今天不会太过多地说到黑鸟乐队,因为今天时间有限,而且我主要想讲的是郭达年,但是我等一下讲郭达年的时候,可能会不断地提到「黑鸟」这个名字,就是(先)有一个背景介绍给大家——黑鸟乐队是他以前的乐队。

我在今天这期节目之前,其实有大概想了一下我该怎么样去讲郭达年这个人。然后一直到我们录制之前,我在看我之前准备那些材料的时候,我就突然有点不知道该怎么样去...不知道该不该用这些材料?该怎么样去讲他?在今天早晨跟一一zoom之前,我就在那边想这个事情。(笑)

因为我觉得,郭达年他本人,他身上有很多很多可以讲的符号性的东西,不管他是无政府主义者也好,还是他这种反资本主义的经历也好,都是可以被描述的非常的传奇性的,也有很多这种传奇性的报道。但是我觉得Lenny他本人是很拒绝被这样子描述,被这种有点个人崇拜化得讲到。所以我就在想说,「我到底该怎么样介绍他,怎么样让听众让听众了解这个人,但是我又不把他神话了。」(笑)但其实我现在也没有答案,我可能会着重讲一下,特别触动到我的几个点吧。

首先还是要简单的介绍一下他,如果大家有听过黑鸟乐队的歌,或者有听过Lenny的歌的话,你会发现他的音乐是非常的粗糙的。这个粗糙是实际上的粗糙,不管是他的演唱方式,还是他的编曲,还是他的后期制作...都是非常粗糙跟低成本的,完全不符合唱片工业的那套标准。然后在他的有一些现场版本里,你可以听到,甚至有一些这种有点走音什么的,他也绝对不是那种受过训练的专业歌手的这种演唱方式。(笑)

这个一方面是ta们(郭达年和黑鸟乐队)自己就很有意识地在反抗唱片工业的这套制作流程跟制作标准,然后ta们觉得音乐应该是任何人都可以去做跟表达的,你并不需要进入唱片工业,你也应该能够录自己的唱片这样子。而且实际上他也没有把自己当做一个歌手,他在从事很多跟歌手没有关系的这种劳动,我觉得他可能更把自己当做一个劳动者在看吧。

然后有一个印象还蛮深刻的点,就是黑鸟乐队的时候,ta们发行了好几张专辑,然后几乎每张专辑上面ta们都会写这样的一段声明。我把这段声明念一下,这段声明写的是:

「为了这作品不致沦为另一件商品,请你把它翻录给那些无能力负担的朋友。我们希望你视所付出的,为对这些创作活动的一种支持,而不仅是另一次音乐消费⋯⋯对于那些真的拮据的朋友,我们亦可以给你寄赠。请来信。」

所以,ta们是在反思,就是当你把这个音乐作品,当你把一些创造性的东西商品化了,然后你可能每一次复制跟传播,都需要去考虑到版权的问题。(笑)对,我们在做节目的时候也在考虑这些问题,所以ta们不想把音乐做成另外一件商品,但同时你要维生的话,还是需要一些收入的,那怎么样做平衡?可能有一些没有办法有能力负担的朋友,其实你复制也没有关系,或者ta们也愿意送给你,这个还是蛮感人的。

ta们实践的不仅仅是请别人可以翻录ta们的作品,ta们也会自己去翻录别人的作品,像包括Lenny他这一次最新的这张专辑《抱灵赋》,就翻唱了很多的英文的抗议歌曲,然后他的原则是始终如一的,(笑)他也不会告知这些被他翻唱的人,「Hello,我要翻唱你的了,我要怎么样获取你的版权呢?」也不会(这么做)。

一一 18:52

小包 18:53

另外一个我特别想要提到的,也是他给我最大感动的点,就是他是一个很始终如一,很知行合一的这样的一个人。我记得我在看《报导者》上有一篇文章,这一段他辍学的经历应该也被报道过很多次了,他其实挺早就开始接触反文化的作者也好,文化界的人士也好,然后他也挺早就有这种音乐方面的理想了,所以他以前是想要在大学的时候念音乐系,然后并且他已经要接到香港中文大学的音乐系的面试通知了,好像是,但是他后来是放弃了,他放弃那段经验应该已经被描述过无数次了,他其实是受到了...我不知道一一有没有听过那个人,在旧金山挺有名的一个这种counterculture 反文化,然后...

一一 20:06

你说Allen Ginsberg(艾伦·金斯伯格)?

小包 20:08

不是Allen Ginsberg,是叫Timothy Leary(蒂莫西·利里),

一一 20:11

Oh, okay

小包 20:12

他讲「Turn on, tune in, drop out」(李如一翻译为「聚神、入世、出离」),是他在旧金山金门大桥的一个集会里面讲出了这个三组词,是很有代表性的,然后当时Lenny也是受到这个影响。这个词的意思就是说,「turn on」就是你要打开你的感知,去感知身边的世界,自然世界也好,感觉身边的人也好。然后「turn in」,你要跟ta们有互动,跟这些外界的世界有interaction(交互),然后你要把这些互动也能够内化成你自己的新的观点。然后「drop out」就是说,你在这些过程之后,你要去辨别跟选择,有一些东西,可能是你以前很习惯的这种社会上面的东西,不管是进入教育系统也好,还是说你的一份安稳的工作也好,如果你意识到这个东西它其实是有问题的,跟你的观点是不一致的,那么你也要勇敢的走出「drop out」这一步,就是放弃它,退出。

一一 21:23

恩。

小包 21:24

所以当时Lenny他是...那个时候他很小,大概十六七岁,他应该是模模糊糊地受到了这些观点的影响。因为那个时候正好是60年代,在这种风起云涌的嬉皮士年代里面(笑)。香港其实那个时候也有不少的社会运动,然后他是接收到很多这样的资讯,然后在很年轻的年龄,决定「drop out」,决定退出,退出学校的教育体制。其实这个(只是)他的第一步,他后来也不仅仅是退出了学校的教育体制,他是整个退出了...就是这种资本主义的生活方式,他放弃存款,放弃了车、房这种资产,甚至把银行账户都停掉了。

就是很感动到我的是,其实我觉得从我自己来讲的话,我觉得在十几岁的年龄,你是蛮容易受到这种比较radical的这种激进的思想的感召,而且年轻的时候其实是一个很容易热血沸腾的时候。但是,你那个时候做出的这些选择,其实很难一直维持到...Lenny他今年都已经好像60多了吧(笑),其实是很难这样子一直consistent(持续地)去不断地坚持这些想法的。虽然他的有些想法,可能甚至他的演唱方式,在当今的社会都有点不合时宜,但是反正,我看到的时候,我是蛮被他感动到的。

但他也不仅仅是一个不断被这些六七十年代思想所感召的人,因为他整个人的人生的经历也是...至少有过很坎坷跟很惨痛的经历,所以我觉得他是在经历过、面对过这些坎坷之后,还是能够坚持自己的这些想法,我觉得让我很感动。

等一下我会给大家放一首Lenny的歌,是他翻唱Woody Guthrie的一首歌,「I Ain't Got No Home Anymore」,中文的大概意思就是,「我再也再也没有家了」。然后这首歌其实就是有点在回应刚才我说的,他其中的一段很惨痛很惨痛的经历,就是真的是到了「妻离子散、流离失所」的地步,被非常不公义地对待。

那么等一下我会给大家放的版本是在2018年他新专辑《抱灵赋》发行之后,他在台湾做了一系列的音乐现场,然后这个就是他其中的一个,2018年在台南的一个演唱版本。这个版本他混合另外一首歌,就除了Woody Guthrie的「I Ain't Got No Home Anymore」,还有另外一位美国的民谣歌手Pete Seeger,也是非常知名的一首歌,叫「Which Side Are You On?」所以是混合了这两首歌,我会给大家播一下他的现场版本。

然后在放这首歌之前要跟大家说一下,因为节目时长有限,我其实在了解黑鸟乐队和郭达年的过程中发现了非常多很珍贵,然后也很棒的这些资料,不管是文字的资料,访问、采访Lenny的资料,还是一些ta们的音乐资料,这些内容我没有办法完全在节目里面呈现,但是我会把这些我发现的资料都放在我们的telegram channel,我们的电报频道中,大家可以在我们的show notes里找到telegram channel的链接,也希望大家感兴趣的话可以去看一下,那么接下来就让我们一起听一下这首歌,「I Ain't Got No Home Anymore」。

(音乐:郭达年 — 「I Ain't Got No Home Anymore, Which Side Are You On?)

All rights reserved
Except where otherwise noted, content on this page is copyrigh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