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林书豪到美国女子篮球运动员:社交媒体聚光灯下的抗争之路

文字版本

一一 00:07

欢迎收听八百颗栗子。

八百颗栗子是一个曾经存在于现实中的地方,如今和我们共生在这个播客中。从私人对话到对公共事件的探讨,我们希望这是一档多元包容、轻松有趣、具有批判性但不带价值判断的节目。有关收听方法和每期节目的信息可以在我们的网站上找到,网站地址是800chestnut.com。我们会在网站上同步更新每期节目的文字内容,如果你身边有听力障碍的朋友,也欢迎向ta推荐我们的播客网站。喜欢我们节目的朋友,欢迎通过不同的渠道支持我们。关于资助的方法,也请访问我们的网站。有任何的反馈意见、合作咨询,请写信发送到我们的邮箱。

一一 00:59

大家好,我是一一。

小包 01:01

Hi,大家好,我是小包。这期节目我们想跟大家一块聊一下关于社会公平,还有职业体育的一些相关的话题。然后我们还请来了一位嘉宾,但是我们会请嘉宾稍后出场(笑),因为在这期节目开始之前,我们想要先来聊一聊最近发生的一起很严重的针对压抑的仇恨犯罪事件。

这个事情是发生在这周二,也就是3月16号,在美国亚特兰大的三间按摩店发生了连环枪击案,造成了8人死亡,其中有6名都是亚裔的女性。我们现在知道的是,枪手是1名21岁的年轻白人男子。警方到目前为止一直没有对外公布这是一起针对亚裔的仇恨犯罪。但是据目击者说,在凶案发生的时候,这个枪手他曾经高喊「我要杀死所有的亚裔」。

昨天一一给我看了在Instagram上面的一场直播,进行直播的两位是亚裔的女孩,她们分享了自己在得知枪击案之后的心情,同时也聊了聊她们作为亚裔长期以来在不断压抑自己身份认同的过程中所遭受到的痛苦。她们的直播非常的真诚,讲的东西也很动人。我知道一一也说,有非常打动她的点,甚至很共情,也有跟她们一块哭。所以你觉得你看了这个之后最让你难过、最打动你的地方是什么呢?

一一 02:37

我昨天在Instagram上听了这两个亚裔女生分享就是关于亚特兰大枪杀事件的直播,讲到最后这两个女生都在哭,直播间里面的观众也就是我们也都在哭,整个直播间最后就变成了一个crying session。我就回想到在过去这一年一直有仇恨亚裔的犯罪事件在发生,主流媒体也不报道,然后身边的非亚裔朋友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尤其像这两位在美国长大的亚裔,这一系列的事情让她们产生了巨大的身份认同危机。她们都有聊到说,长大后她们才意识到,从小她们在美国受到了这些以白人为中心的教育,让她们一度很讨厌自己的亚洲血统,甚至一度想把自己跟自己的亚裔血统完全分开,她们讨厌自己、讨厌自己的食物、讨厌自己的文化。直到她们开始有自己的思维体系之后,再去回头看这些扭曲的片段,才意识到到底都发生了什么样的事情。

我自己其实也是在看她们的直播的时候,让我回溯到自己无论是因为性别还是种族的这些软歧视和正面歧视,日积月累受到这些创伤。也是直到在直播间里面边看边哭,我才真正感受到这些创伤is fucking real(是真的)。亚洲女性被物化,社会上的厌女症,白人的至上主义,就这些病态的症状只要一天还存在,我们的当代社会对弱势群体的不公跟歧视就一直会存在,枪杀事件也还会再发生。我觉得只有做到真正创造平等的环境,才可以产生自下而上叙事性的改变,推动系统性的革命。

Ok,让我们回到这期节目上。所以我们这期节目主要是要来聊一聊在职业体育赛事中一直在持续抗争不平等待遇的运动员们,我们的嘉宾要不要先出来跟大家打一下招呼?

小包 04:53

久等了。

彼得 04:54

Hello,大家好,我是彼得。很高兴在这地方跟大家见面,也很期待今天的节目和下面我们讨论的内容。

一一 05:04

所以我们这一期节目会先从林书豪聊起,聊聊他在体育竞赛中如何通过一篇instagram的帖文,打破了亚洲球员固有的形象,也聊聊这背后在过去10年中,职业球员尤其是女性球员身份发生了巨大的变化。从美国女足到美国女篮,女性职业运动员始终面对着来自球场内和球场外系统性的不公,她们又是如何一步步打破天花板,成为诸多社会议题的改革和推动者的呢?那我们要不要先在这边简单的来分享一下,我们大家为什么想要聊这个话题?

小包 05:43

Ok,那我先来。首先我对于竞技体育是非常非常的不了解,尤其是各种球类运动。在平时的新闻中我其实也蛮少看到关于描述女性运动员怎么样为社会运动在发声的,尽管去年,就是2020年,在美国发生了一系列的社会运动,尤其是Black Lives Matter,「黑人的命也是命」,这样的运动,它动员了非常多来自各界的人士站出来发声。然后我也看到了有很多运动员,比如说像NBA的球员,他们进行罢赛之类的。但是我似乎没有在媒体上面看到对于女性运动员,她们的声音被曝光。那么从一个不太了解体育的人的角度,我就很好奇女性的职业运动员,她们在争取自己的平等权益和在为社会公平抗争的方面到底是怎么样的一个情况?

一一 06:44

彼得你要不要来分享?

彼得 06:46

好。我觉得首先2020年注定是非常不同的一年,尤其对于美国的职业体育来讲,甚至可以算得上是分水岭一样的一年。这话怎么说呢?我觉得疫情之下,尤其是生活在美国的人,我们可以看到美国社会当中有很多这种系统性的问题是一一被显现了出来,对吧?

从警察的暴力执法,然后到争取公平投票权利,然后从刚才小包提到的Black Lives Matter,「黑人的命也是命」,到主要针对亚裔的种族歧视。所谓运动的风潮,我觉得真的是一浪又一浪,而职业体育也真的可以算是走在了这些风口浪尖之上。从球场上的单膝下跪到抗议,然后到罢赛,从与当地社区和学校开展活动,然后进行选民平权教育,再到网络和媒体上的讨论,我觉得即使是非球迷,也会时常在新闻当中读到一些关于社会平权的一些努力跟改变的尝试。我作为一个既关心体育,又关注社会公义和平权运动的观众,我觉得自然而然地对ta们的诉求、背后的原因,还有背景以及ta们的来龙去脉非常的感兴趣。

然后刚才小包在上面提到,很多人知道像Black Lives Matter,「黑人的命也是命」,这样的运动站出来的最先的是NBA的球员,我其实也是在了解的过程当中发现,其实早在NBA球员出来发声之前,就已经有WNBA,也就是女子篮球联赛的球员们,她们早在NBA球员之前就已经走在了大众的视野当中,然后去进行发声,去进行呼喊。所以我觉得这些事情对我们来讲也是非常重要的。

一一 08:56

我其实跟小包有点像,但是我觉得我跟你们对比起来,我可能要追溯的再往前一点点,其实我一直以来,我也跟小包一样对体育赛事很冷感,然后没有任何深入的了解,以前看这些体育赛事也是多数,就是出于社交的目的。但是后来有一件事情改变了我对体育赛事的关注点,这件事情就是我的妹妹她前几年在她的高中成立了一个女篮社,然后我妹一直是属于那种运动小能手。当时知道这件事情,我觉得,「wow,好酷!」,然后我就想跟她产生对话,当下一秒钟我想询问她喜欢的篮球明星都是谁的时候,我突然意识到我的脑子里面为她设想好的答案的这些篮球明星其实都是男性篮球运动员,然后我才意识到说我好像自己一个女篮运动员都不认识,我是从那个时候开始意识到说这个行业怎么有那么大的性别不公平跟差异呢。

小包 10:00

对,对我这个完全的体育门外汉来说,我能够想起来的几个名字真的都是男性的运动员,几乎没有女性。

一一 10:11

那我们要不要先从林书豪前一段时间的社交媒体,还有Instagram的发言,然后了解一个事情。

彼得 10:19

对,最近有这样一条新闻,林书豪在NBA的发展联盟G League的球场上打球的时候,他被客队的球员辱骂,「coronavirus」,叫新冠病毒。当然林书豪在这个事情发生以后,他也是在第一时间将他的一些感想,然后他的愤怒,他的失望发在了脸书Facebook上面,然后随后这个帖子就被转载到了Instagram,然后Twitter等其它的社交媒体上。加上后期的持续报道,以及联盟的调查跟进,这个事情无疑也成为了最近推动北美华人社区反歧视风潮当中的一个重要的声音跟观点。

在他的这一篇发在Facebook上面的这篇短文当中,他在开头提到说,「我们这一代亚裔美国人已经发生了变化,我们已经为我们的诸多的这些社会成见和受到的这些歧视感到了厌倦。」

那这个地方是什么成见呢?例如:埋头干活、息事宁人、一心只想当模范公民,又或者是认为在亚裔族群当中没有贫穷,或者是对亚裔诸多的在身体体格上的这种幻想和偏见——要么是充满异域风情,要么是从本质上就缺乏魅力,作为一个亚裔的运动员,天生就可能缺乏运动的天赋。

他也提到作为亚裔,其实并不意味着我们就不会体会到贫穷的滋味,又或者说作为一个拥有了9年的NBA球龄的一个老球员,也依旧会经历球场上以及球场外的这些种族歧视还有骚扰。他在这个当中提到了两点是非常有意思的,一个是,无论是对于亚裔直接的歧视,还是英文叫stereotyping,我们就称之为成见吧,都其实是由来已久的。从他在哈佛打球的时候,然后再到纽约,「林疯狂」的时期,其实场上场下他都遇到了许多的歧视的事件。有的是直接的,例如在球场上别队的球员或者是球迷会公然对他使用带有种族歧视的言语。有的又是隐性的或者甚至是无知的,比方说在纽约,他的主场球迷为他加油的时候,就会在一个标榜(标牌)上,印上他的头像,然后加上fortune cookies,幸运饼干,这种美式中餐的形象,印在标牌上,然后去为他加油助威。

关于这些事件的讨论,在当时其实从未被真正地展开过,它们也从未真正地进入到更广泛的大众的视野当中。随着林书豪离开了纽约的尼克斯队了以后,然后他伤病不断,热度慢慢地走低,这些话题也就慢慢的淡出了公众的视野。

我觉得除此之外,从文化上来讲,我觉得亚裔在面对歧视时普遍还是选择保持沉默,然后给外人造成歧视很少,甚至歧视不存在的一个假象。对一些话题,比方说贫困、心理疾病,或者是歧视等,始终还是有一种「家丑不外扬」的这样一个心理。不仅导致了整体社会对这些问题的认识的偏差,然后也导致了作为亚裔本身我们自我的认知的一个偏差。许多的亚裔或者是家庭,我觉得直到今天都还是认为只要按照几条上升的这种道路前行,很多我们刚才提到的这些社会公义问题会自然得解决掉。

一一 14:30

你说到这个我想到,我昨天在那两个亚裔女生的直播间里面听到她们也是在分析说,其实她们认为在正常的医疗行业中,有特别多的亚洲人,但是如果你是跨领域到心理疾病这方面,比如说therapist或者是心理医生这方面,其实有很少的亚洲人在那边就职,因为在ta们看来,像你刚刚提到对于我们亚洲社群来讲,这有点被诟病化,觉得你好像精神不正常,或者你有心理疾病是一个家里面的丑事,然后不可以被讨论出来,

小包 15:10

自己默默克服。

一一 15:11

所以大家都会想办法去回避自己的,对,然后去克服,想办法自己克服自己的心理疾病。

彼得 15:17

对,然后我觉得其实敲响这个警钟的事件,就是这一次的新冠疫情。我觉得新冠疫情,其中有一个最直接的影响,就是将这些诸多的系统性的问题充分的暴露了出来。我们其实可以想一想从病毒感染然后到失业,然后从居家办公到小孩的远程教育,看似是我们在经历同一场疫情,但其实这些问题对不同的群体、性别、社区,它的影响都是非常不同的。

所以我在开场也提到职业体育运动员,其实在短短的十年不到的时间里,伴随着社交媒体的壮大,然后自身的收入的提高,以及整体的社会的变化,以林书豪为代表的职业篮球运动员也变得越加的直言,ta们慢慢地也变为了参与这些社会运动当中的一员。

小包 16:18

我刚刚听你讲林书豪的事情,因为彼得他有说到,其实在林书豪一开始成名的时候就遭受到很多的歧视的东西。你刚刚说到就作为生活在美国的亚裔,ta们自己会把这些东西内化,可能向内找原因。我同时想到不仅仅是在美国的亚裔,像生活在的中国的中国人,我们在媒体上面其实不太会看到,比如说林书豪这个事情,不太会看到针对他的歧视的曝光。因为我记得那几年都会看到很多他的各种事迹什么的,但大家并不会去谈论这一方面的事情。

我另外想到是,林书豪他这一次事件,他在社交媒体上发声之后,其实引起了蛮大的社会效应,而且我记得没有错的话,很快有一些针对这些歧视言论的调查就开始进行了。所以这个发言是很有效果的,针对某一个具体的不公平的事件就能够立刻开始展开调查。我想问一下,运动员的发声,除了针对某一个具体的不公平的事件,你有观察到ta们有其他的这种推动社会变革的自觉吗?就是体育明星对于社会运动的参与通常会止步于哪里?停在哪里呢?就除了这些关切到自身权益的事件,ta们有没有跟其它受众更广泛的社会运动相联结呢?

彼得 17:59

我觉得你问的这两个问题都非常的好。我觉得其中这几个观点也是,尤其是从去年开始最受争议,以及被广泛讨论的几个问题之一。关于球员是否应该投身社会运动,本身它的争议就非常的大。我记得早在去年夏天Black Lives Matter抗争最激烈的时候,那个时候当时因为球员ta们集体罢赛,然后表示抗议声援,就引来了包括特朗普在内的一众政客ta们的口诛笔伐。

然后让我想起了其实早在2018年,当时保守主义电视台Fox News,里边有一个当家的女主播,她叫Laura Ingraham,她当时对LeBron James出来支持Black Lives Matter这件事情,她当时就有了一句,直到今天大家都记得,然后也是被广泛引用的一句quote,那句话叫「shut up and dribble」,用中文来讲就是「闭嘴打球」。

从这句话当中其实可以看得出这个观点是什么呢?就是有一种观点直到现在也是认为球迷花钱,ta是来享受体育的,并不是来听取球员意见的。而我们其实当时看了一下,包括类似像林书豪,然后像LeBron James他们是怎么回应的呢?我觉得在过去的这二三十年当中,其实尤其是新的这一代的年轻球员成长起来了以后,ta们其实是知道自己对于不管是青少年,不管是对于ta们自己的社区,以及对于发生在ta们社会周遭各种各样的事件都是负有责任和义务的。这一点我觉得是现在很多球员ta们的一个共通性,就是在面对不公时,ta们觉得ta们必须要站出来要说一些东西。

我们可以感受到林书豪在Facebook上面写的那些话的真挚,然后以及后来他接受New York Times包括一些电视媒体的采访的时候的那种希望大家能够倾听到,也觉得自己在这个时候必须要站出来的那种诚恳,我觉得这个我们是可以体会得到的。

我觉得这个地方还有一个很有意思的点是什么呢?就是为什么球员会发生这样的变化?为什么ta们会有这样的自觉?对吧?毕竟我们公认NBA最伟大的球员Michael Jordan在90年代的时候,他是以远离政治而闻名的,在这短短的二、三十年当中发生了什么事情?从我个人来讲,我觉得首先整体的社会环境与社会风潮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对吧?无论是职业竞技、体育场内、还是在体育场外发生的社会平权运动、女权,所有的这些社会运动都发生了很大的变化。我觉得刚才提到作为在这样一个剧烈变动的环境当中,长大NBA球员以及WNBA球员,我觉得对ta们来讲这些东西是ta们呼吸的空气,这个是ta们与ta们社区与ta们职业体育的一个联系的方式。

然后第二点其实我也可以感觉到这个是很客观的,随着球员ta们的薪资上调,整体的联盟它的盈利增多,以及社交媒体的普及,让更多的球员掌握了自己叙事的主导权。我觉得这个是非常重要的一点,因为其实你纵观球员在不同时期ta们的不同的诉求,贯穿其中一直未变的一条线索,就是对自己叙事然后刻画的主导权。

怎么来理解呢?我觉得这当中其实就包含了比方说举个最简单的例子,媒体怎么来报道你?媒体怎么来评判这个运动,或者是大众怎么来评判运动?怎么来定义这些运动员?怎么来定义ta们的成功?我觉得在之前大多数时候是通过一些主流的媒体新闻报道。在现在当球员产生了这种自知,然后又有了这些不同的权力以及社交媒体了以后,我们可能现在就会看到在二三十年前对于一个职业运动员的定义是ta的成绩,而在现在我们可能会去讨论球员在球场之外其它的贡献,我觉得这个也是一个非常大的变化。

一一 22:47

我确实想到就是像这样的社交媒体平台,它们这种去中心化,让我们可以更快更直接去听到这些球员ta们想说的话,然后也可以让ta们为除了自己的权益,然后还有其他的社会运动的诉求更直接更广泛地被传播。但是我在想这个问题并不是每一个人都有这种非常outgoing外向的个性,或者是相同的这种政治敏感度去参与这些平权的运动。

我想问一问,在你过去这段时间的观察,你觉得像你刚刚讲到职业运动员的发声载体有什么样的变化?然后除了ta们自身本身的阻力,然后职业运动员ta们在发声的时候还会面临一些怎么样的阻碍和挑战?

彼得 23:37

你说的这个问题让我想到,其实即使在2021年的今天,我觉得一个球员拥有诸多不同的身份,已经不再是一个新鲜的事情。当然我觉得要把握好这些多元的身份,然后以及它的界限,我觉得其实也非常的不容易。我忽然想到有时候我们会看到有球员在完全被动的情况下被卷入到一些事件当中,例如就是在上周发生的一个事情,是一名NBA的球员在球场上,在训练的过程当中无意中说出了一句带有贬低犹太人的词语,然后紧接着他马上就是被禁赛,然后被罚款,然后要求道歉,并且引起了在Twitter上的这些论战。

然后我觉得这个我们确实要看到ta有这种两面性,我觉得从球员的本身来讲,有的时候并不是ta选择要进入到这样子一个平台,去获得这些权力,我觉得这个可能是现在作为当今的球员,你可以算是ta的特权,但同时也是ta要去为ta自己的这种言行要去承担一些责任。

然后我觉得ta们现在以及以后我觉得要面对的更大的一个障碍跟挑战,一是要能够持续的可以去平衡自己的经济水平,因为作为运动员归根结底还是会受到专业的评判,对吧?二我是觉得如何将在这些平台上的发声,还有讨论,转变成实际的系统性的改变,我觉得这个是一个很大的挑战。然而即使在经历了去年的巨大的变化之后,我们也看也要看到他们在职业体育以及在社会诉求这两条路上都其实还有很长的路要走,而最终的这些出路我觉得要能够获得系统上的改变,同时也要能够避免自身的这种局限性,我觉得还是需要更多的球场内以及球场外的这种合作和协调。

一一 25:56

像我刚刚提到像我妹她是打女篮的,我知道你是对美国女子篮球运动近年的这些发展都还挺了解的,你可以跟我们分享一下吗?

彼得 26:09

我觉得算不上了解,但是我可以说这个是许多年前我那时候刚到纽约游玩,想在篮球圣地Madison Square Garden,然后当时想去看一场篮球比赛,可是因为当时正好是NBA的休赛期,所以当时只买到了一张女子联赛,就是纽约自由队New York Liberty她们的门票。直到今天我其实都还记忆犹新,那个比赛它的激烈程度,然后球队的战术素养完全不下于我看过的就是其它的男子联赛的水平,然后球员的这种认真还有努力,以及球场下边观众对她们的这种热情跟欢呼,我觉得甚至还高过一些男子球赛。

可是我当时也非常清楚的记得,整个球馆包括我在内,可能大概就只坐满了1/2不到。我当时就在想说这么精彩的比赛,为什么没有更多的球迷会去观看?后来也是随着越来越多的了解,我才慢慢的知道了美国女子篮球,虽然它是作为全世界最高级别的女子篮球联赛,它所遇到的很多的挑战,然后和困难,也才知道女子篮球的健将们,她们更是早早的就已经投入到了平权和社会公义的这种斗争当中去。而且她们讨论的这些议题其实相比男性球员讨论的议题也要更加的广泛,从LGBTQ权益,然后一直到关注心理健康,然后从收入平等到性别平等等等。

我觉得比如上面提到NBA的Black Lives Matter,其实它最早的时候就是从WNBA球员的抗议开始的。所以我觉得其实女性职业运动球员她通过不同平台表达,然后去组织、去参与社会议题和运动的历史其实是由来已久。因为今天这个时间限制,我觉得可能我们这个地方主要可以讨论两点,一个是男女职业运动员收入的不平等的问题,第二个是关于她们争取这种自我定义和叙述的主导权,我觉得这两点还蛮有意思的。

一一 28:54

你刚才说的这两点的问题,我想到这些女性运动员可能除了要对抗种族上的歧视的不平等,女性运动员还要对抗性别上的不平等。而且女性运动员她们我在想象她们既要满足她们在家庭里面的责任,包括社会赋予她们的刻板印象,然后又要因为薪资保障、待遇的不平等,在职场要花更多的时间跟精力来想办法打破天花板。在同时她们还要持续去推进她们在乎的社会议题,还有她们的社群,真的是太离谱了,太辛苦了,这个钱不给她们赚给谁赚。想到这里我是想问一问,我们也不太清楚,是究竟她们的工资跟她们待遇是个怎么样的情况,比起男性运动员,差距大概是怎么样的?

彼得 29:51

我觉得你刚才说的这些真的是这样,这个也是为什么很多女子篮球运动员她们会说WNBA甚至整个女性的职业体育,其实从根本上来讲可以被视为是一种protest,是一种抗命,对吧?因为从运动创办开始,女性运动员就被置于劣势当中,她们有很多时候不仅要证明自己是一个优秀的运动员,还要去说服很多带有性别歧视和其它偏见的男性观众,让他们去可以去正视这项运动,可以真正的可以看得到这项运动它本身的价值。

我就简单说一下,其实WNBA,就是美国职业女子篮球联盟,它虽然是全世界水平最高的女子篮球联盟,可是在2020年2月之前,也就是去年的2月份之前,ta们付给球员的薪金却真的是少得可怜,它是少到什么样的地步,我这里有几个数据:2019年的平均工资,WNBA每一个球员每一年她可以拿回家的平均工资是75,000美金,但是在同时期也是在2019年NBA的每一个球员的平均工资却达到了750万美金。在去年WNBA球员她的工资如此之低,使得甚至包括全明星球员在内的很多WNBA的球员在休赛期,都还必须要去海外打球,比方说像俄罗斯、土耳其、中国等海外市场,这样子才可以赚足够多的钱,可以去养活她们自己。

当然了许多人在这个地方ta们会说,男子职业联赛它吸引的观众多,对吧?然后它比赛更精彩,然后它的收益也更多,可以用于支付给球员的薪水,当然也要比可以支付给WNBA球员的薪水多。其实不仔细看,我觉得确实很容易看到这个说法它背后的合理性。举个简单的例子,例如在2018年的时候,NBA它的总盈利为74亿美金,而同时期WNBA一个赛季它的总盈利却只有6000万美金,在数量级上确实是有一个比较大的悬殊。

抛开运营成本不算,WNBA在过去的5年当中都是属于亏损的状态,这个地方我觉得可以简单的先补充一下,可能你们也会好奇联盟它到底是怎么赚钱的,对吧?因为我们只有在知道联盟它怎么赚钱的,然后才能才能知道这个钱是怎么可以分得到球员的身上。

通常来讲联盟的收入是由门票、赞助、球衣、纪念品、TV转播权等构成,然后在这几年也加入了流媒体的会员订阅服务。以NBA为例, NBA联盟与球员的盈利分成大概是五五分,就是球员拿50%,然后联盟可以拿50%。 WNBA它虽然没有一个明确的分成的要求,但是大致是在二八分,就是球员拿二分,然后联盟它可以拿到八分。所以有一种观点之前球员在争取的时候也提到的一个观点,就是可以提高联盟和球员的资金的盈利的分成的比例,让它可以比较接近男性运动员的水平。尽管在最新的劳资协商当中,我刚才提到2020年2月份最新的劳资协商当中,球员最低的工资从之前提到的75,000美金一年,然后现在涨到了13万美金,但是这个比例跟联盟的盈利还是远远的达不到50%。

这个地方我想强调一点是什么呢?其实很多 WNBA球员她们并不是要求要与男性运动员可以获得1:1的薪酬回报,因为我们也可以看得到就是一个NBA的球员他的平均年薪是在700万,这个其实并不是很多WNBA的球员她们所需要的,而其实她们真正需要的是,我觉得有一个球员她讲得很好,她讲其实在equal pay的背后,就是在薪资平等的背后,其实她们要争取的是机会的平等,我想把她这句原话说出来,「When I think of pay equity,I think of the opportunity that the NBA and other male sports leagues have to be successful.」

她这个地方的意思是说,「我要有可以去获得成功的权利」,我觉得实际上分多少钱或怎么样,已经是一个很表面的问题了。其实女性球员她们在这个问题上,她们要追求的是机会上的平等,而且是可以掌握一个所有权。这个所有权就是我在之前提到包含了对女性运动员的定义,包含了女性运动本身的定义。女性运动它不应该是一个男性运动的附属品,对吧?女性运动员也不是因为满足男性观众的娱乐或者是需求而存在的。

然后我们其实也可以看到她提到的机会平等,另外一个是什么意思呢?在实际层面上,我们看到的是从媒体到球迷到球队老板到联盟,对女子篮球联赛的严重的投资不足。比方说男性球员可以有专属的训练场馆,比方说他们可以有全世界最好的篮球的比赛场馆。我之前看到直到今天在WNBA12支球队当中,基本上她们都没有自己的专属的场馆,其中甚至有两支球队的场馆是在一个casino,在一个赌场的一个那种多功能的大厅里边,然后每次她们要打比赛的时候可以帮她们搭建起来,她们也没有自己的专属的可以去做运动或者是训练的这样的场馆。

这种差异我觉得尤其在新冠疫情的背景下,就体现的非常的明显了。我们也知道去年整个NBA的赛季,他们所有的球员都在奥兰多的迪士尼,帮他们专门把整个 Disney租下来,然后给他们构建了一个与世隔绝的一个泡泡,它是一个泡泡。这样子他们可以在里边休息,然后可以在里面比赛,然后所有进去的人出来的人都要做测试,然后尽力地为他们营造了一个不必去担心其它更多事情的这样一个场馆。我们知道像之前很多WNBA,她们的球员是依赖于大学的体育场馆去进行训练,在新冠疫情的情况下,很多学校关门,甚至像有一些WNBA的球员,她们连正常的这种训练都没有办法继续完成下去。

所以我们可以看得到,当你在讨论WNBA可能没有NBA那么卖座的时候,我觉得很多人可能真的忽略掉了,我们其实可能是不是在起跑线上就是一个不公平的起跑线,是不是在所有的这些投入,然后以及我们的态度上就不是一个平等的态度。

刚才我也提到包括以男性为主的球迷圈,他们对WNBA对女性球员直到今天都依旧带着那种性别歧视的态度去观看比赛,这种社会上的文化跟风气其实也是起到了一个非常大的副作用。

其实从之前的前10年然后到去年,我觉得她们也是走过了非常长的一段路。说到这个地方,我觉得最后我就想再提一下新的这个英文叫CBA,Collective Bargaining Agreement,中文叫新的劳资协商,这个东西其实怎么理解呢?因为WNBA、NBA和很多美国的其它的联盟一样,ta们是有工会的,是有球员工会的,ta们的很多从薪资然后一直到其它的保障,都是有一个球员工会去代表ta们去进行谈判,这个谈判并不是每年都会发生,它会根据不同的情况,3年、5年,像最新的这一次,可以管到5~8年的这样的一个时期。其实它非常的重要,因为你可以设想一下,我们现在大家一起商定下来的这些规则,它是要从现在要执行至少是5~8年的这样一个时间才可以发生变化。

所以经过了很长时间的谈判,然后经过了WNBA女性运动员之前我们谈到在薪资上的这种争取,包括我们今天可能没有时间聊到她们对自己的生育权的保障,也是第一次将很多这种保护写在了合约当中。 WNBA的球员,她们的薪资也从之前的75,000美金,最低薪资从75,000美金提高到了13万,然后同时也有一一系列的其它的奖励的制度。她们也一起商讨了联盟如何能够更好的来帮助这些WNBA球员,帮她们去树立一个正面的形象,帮她们把这个比赛的赛期可以延长,这样子可以有更多的曝光度。

其中还有一点很重要的是,也是第一次,我觉得当然你想一想在2021(2020)年第一次,我觉得也非常的不可思议,但是终究这个事情还是发生了,第一次把生育保障这件事情也写到了合约当中。比方说WNBA的球员也第一次在法规的条款下,在联盟法规的条款下,她们也享有了产假,享有了其他的生育的补贴,以及如果是有小孩在这方面也会有一些其它的补贴。这个东西我觉得最后想来想去,能够在WNBA联盟发生这样的进步,虽然很艰难,然后虽然我也觉得往下会有很多的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但是我确实也觉得这个不仅是球员自己的努力,然后也与刚才我们提到其实有和男性运动员有一些相似的地方,比方说她们去运用社交媒体为自己发声,比方说她们去了解这些规则,然后去争取到篮球圈以外的其它社团以及其它的这种社会运动的支持。比方说像这件事情就获得了美国女子足球,当时她们在争取她们的薪资平等当中的很多经验跟启发,我觉得是一个collective effort,是一个大家一起努力最后达成的这样的一个结果。

对,所以我觉得这个东西虽然我知道可能我们今天谈的这些,存在于球场上、球场之外的这些不公平确实是愈演愈烈,对吧?但是我觉得通过看到WNBA的例子,然后以及看到她们实实在在为她们自己争取来的这些权利,我还是觉得是有这样子一条路,她们可以继续走下去的。

小包 42:37

我对于刚才彼得说的,直到2020年在经过女子篮球工会跟WNBA联盟签署了新的合约,才刚刚保障了女子篮球运动员有带薪产假的权利,我觉得这对我来说还蛮难以想象的,我不知道原来职业女子篮球运动员,她们的生育权保障来的这样的迟。我在想在之前很长的一段历史里面,女子篮球运动员在她们在役的年龄里面会有多少人有能力选择生育呢?那么选择生育是不是对她们来说意味着长达好几个月——产前、产后,甚至可能一年的时间都完全没有收入。

彼得 43:21

对,所以其实你刚才说到这个,在现实生活当中有一个就还蛮悲惨的一个例子,之前有看到WNBA有一个球员,她当时在怀孕的情况下,她打完了整个赛季,然后她没有跟教练讲,然后没有跟她的球队的球员讲,然后她就在怀着身孕的情况下打完了一个赛季,从7月份到9月份的如此高强度激烈对抗的WNBA的赛季,而且她还拿到了当时的全明星,意思是她表现的还非常的不错。然后这个事情结束了以后,当所有的赛季全部结束了以后,在休赛期的时候,她就相当于…不叫消失吧,她相当于就shut down(停工)了两个月,在这个过程当中她不仅生了孩子,然后她后来又讲说,是在生了孩子的前后,她又患上了非常严重的产后抑郁,但是周围的人并不知道。所以尽管她整个赛季打得如此的优秀,然后在休赛期有的时候,因为你知道就是她不在,然后球队可能有一些什么活动或者是怎么样,她没有参加,反而招来了很多人的非议,说是这个球员她怎么打完比赛就消失掉了,一直到两个月以后在Instagram上面,她把这个故事讲出来,说「其实在过去的这个赛季,我怀了一个小孩,然后在过去的两个月我生下了小孩,还有产后抑郁症这个事情」。

她后来也说,她最大的一个担忧是,因为害怕如果自己跟球队说自己怀孕的话,她那个赛季当然是肯定就不会再打了,但是球队有可能会把她的薪水减半,在那个时候还是7万多,7万多美金一年也不是很多的钱。所以可能是因为害怕会发生,而且这个情况在之前确实发生过,因为很多时候我们从..尤其你要想一想,就是是WNBA它是从NBA衍生过来的,先有NBA,先有男子比赛,然后才有WNBA但是我觉得其中有一个问题是什么呢?就是它其中的很多这些制度,跟它的这些regulation,还有所有这些东西它是从一个男子联盟就是这样移接过来的。所以后来球队站出来说「没有,其实我们是有这个规定,是怎么样,我们可以保证即使她在怀孕的情况下会拿钱给她,不会因为这个事情不给她工资」。但是我觉得要换个角度来讲,从女性球员的角度上来讲,我觉得这个担忧是100%的legit(合理的),因为我觉得制定规则的人,在之前制定的时候完全是没有把这些东西考虑进去的。

所以这个事情虽然到后来球队站出来也说话或怎么样,但是你刚才提到的在生育权上,之前我知道可能是每个球队它可能有自己的一个规定,然后联盟里面没有一个硬性的规定,没有把它写入到它的条规里面,所以就会有这样的事情发生,而且是发生在全世界最好的一个职业联赛当中,确实是非常让人觉得震惊。

对,然后我个人觉得其实至少在美国,就是球员可以只是低头打球的日子已经是一去不复返了。我个人倒不认为是因为社会的压力迫于这些球员让ta们需要去发声,我觉得更大的程度上是,很多时候这些球员ta们渐渐地了解到了自己的权利,然后了解到了社交媒体带来的这种更宽泛的平台,并且获得了一些成功,比方说像WNBA的例子,然后包括像Black Lives Matter,ta们争取到了一些东西了以后,我觉得这些东西它就会变成新一代球员的一个DNA的一部分。对,然后我觉得像这样的变化,其实最后也是一个共同努力的结果,需要联盟球员,然后甚至包括像我们球迷一起去努力,因为我们很相信理念,然后相信这些去争取权益的这种机会跟平台。

小包 47:59

没错,我感觉虽然大家都在做很多努力,也有一些成效了,不过的确是还非常的任重道远,我们也会继续关注这个话题。我们这期节目就到这里了,下一期节目我们会做一个比较新的尝试,我们会走出我们的房间到户外录音,分别会在穿越大兴安岭的火车上,以及在穿梭在纽约的河道的渡轮上面做两次录音,同时我们会跟你们分享公共交通和城市关系的一些故事。

那么这期节目就到这里,节目里提到了相关内容的链接,以及我们的听友群、网站、邮箱、telegram频道等信息都可以在show notes里找到。如果你身边有听力障碍的朋友,也欢迎你向ta们推荐我们的播客网站,我们会在网站上同步更新每期节目的文本内容。 那我们就下期见。

一一 49:07

下期见。

彼得 49:08

再见

All rights reserved
Except where otherwise noted, content on this page is copyrighted.